白黍
视奸用
……密码快忘了orz
 

《[Jaydami]进球时刻》

-成米成桶,关于一场球赛。他们其实都还年轻。

-无聊的对话流,去年写的东西看个乐呵就(……)达米安全程超烦。

-私设多到像AU,任何设定都不要信。有大量的ooc和胡说八道,萌点奇怪,前后脱节。取材于和基友的日常对话。

-以上。他们不属于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Summary:杰森刚刚意识到,即使是看一场球,达米安也会想方
设法给他找不痛快。所幸他明白这一点够早。也许不够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比赛进行到一小时零七分钟,杰森再一次深深后悔自己头脑发热做出的和达米安一起看球的决定。见鬼,他怎么会考虑迪克那些毫不靠谱的提议?更何况他支持的球队现在已经输了两...

日好想吃24
抓心挠肺
看看自己的腿肉有三篇写了一半一篇开了个头还有三篇只有梗(……)体会到了绝望!!!换粮都换不了!!!好气哦()

小男孩,啊小男孩……赞美DC爸爸
这个标志!!!这个标志!!!不知道说什么了,总之真好啊……

一口气买了将近一百刀的电子刊(瘫)
买漫画就像吸毒一样……痛苦而舒爽x
为了生存爬去赶稿子。

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没有正常人会在假期做课题的,真的。

最近忙到连轴转,空下来的时间偶尔看点小说,别人发在网上的,从旧书店边边角角扒出来的……都是一股翻译腔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说到这个就想起来之前在马路上看到有人卖旧书,十块钱买了两本《巴黎评论》,吓了一跳,跟人家说要不我再加十块吧,被人家白了一眼。

夏天还是要看消暑的书,轻快活泼一点或者平静悲哀一点的都的比较好,关键在于“一点”不要太过。之前从书店买了本《切羽》,读着挺凉的……里面的一些婚姻观,感情观,不太好形容,总之是读起来很凉的那一种。
这什么形容……总之看看也行。
《雪国》再看一次还是静不下心来读,目前遇到的唯一一本读不进去的川端康成,消...

我去上海旅游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《[Jaydami]无处不在》

-过来把这篇贴完。

-私设非常多,可以当成平行世界来看……如果有什么地方跟你知道的设定不一样,别犹豫,八成是私设。lo主早就死在DC的时间轴里,放弃了扣细节的挣扎。一切为了剧情服务,当然。

-大量的ooc和胡说八道,请慎点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Summary:杰森•陶德发现也许自己并没有那么了解达米安•韦恩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   “请尽快问,西蒙小姐。”杰森•陶德疲惫不堪地向后仰,倒进宽大的皮质沙发,“请挑重点。我不确定我有心情全部答完你的问题。”

   ...

《[Dickdami]临死前应当想些什么》

-别看名字起成这样,它其实是篇EG……全篇内涵是谈恋爱,欺负桶哥。

-HP设定,很多ooc,而且很短,有虫不要打我。

-其实是141无差,但是lo是个1all,顺便,带一点(看不出来的)KT和超蝠玩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1

“人在临死前想到的都是自己最爱的东西。”迪克捧着本旧书,对着提姆念上面的内容。

“听起来真扯……你从哪儿找来这书?”提姆问他。

“图书馆。”

提姆震惊地问:“图书馆还有这种书?”

“你想拿去看一看吗?”迪克问他。

“不,谢谢你。”

2

“其实我觉得这书说的挺中肯。”迪克沉默了一会儿后说。

“向作者表示感谢,然后忘掉它吧。...

《【盾冬】亘古不变》

*漫画设定,混杂一点电影梗,中心思想可能是体操和队长,我脑子有坑。

*日常谈话和嘴炮,笑点跑到了北冰洋,没有文笔,大量的ooc。有虫请告诉我,十分感谢!

*虽然打了盾冬Tag但是比起Steve×Bucky更像Steve&Bucky……并没有看出什么cp向orz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 “嘿史蒂夫!”巴奇兴冲冲地推开训练室的门,“托尼叫你下午――”

     他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 他推开门的时候史蒂夫正在训练室另一头抓...

完全忘了这个号我的妈(……)
抱歉抱歉我去写文……

我思考一下还是决定周末把喻王的飞行员paro放上来x
虽然设定有buggggggggg――
我真的好喜欢这个设定啊……舍不得弃x
新文风尝试!!!

《【APH/露中合写】格热力之鸟(2)》

 

*普通人paro,导游x游客

*馒头的前篇戳这里(一)by馒头

*谈天谈地谈人生的一部分,强行点题(不是),私设参考均来自网络与胡扯

 
果然我不修文它就不能看

……我终于摸到电脑了(哭起来

 

(2)by白黍

 

 

那之后的事情似乎变得顺理成章。

 

……好吧,也许没有那么令人愉快,最起码伊万感觉有点挫败——事实上他现在还处在强大的冲击中回不过神来,有点发愣地靠在厨房门口看着王耀麻利地连削了五个土豆的皮。

“嘿,别愣着了伊万?过来搭把手吧!”王耀从炉灶后面抬起头,冲伊万招招手,“厨房用品很齐全嘛,真没看...

《脑洞》

我亲爱的先生,很久以前我坐着有彩绘桅杆的帆船渡过大洋,从远东到这里来。

您去过东方吗?那是个美丽富饶的地方,那里的黄金缀满枝头,还有蜂蜜在河中流淌。那里的鸟儿有丝绒一般的动听歌喉,抵得上任何一个宫廷乐团。那里还有神秘的黑发姑娘,她们尽情地展现着自己美丽的身段,却把琥珀色的双眸掩在薄雾一般的面纱下面,清晨的阳光也尽职尽责地模糊她们的面容……几乎所有人都想一窥其后的秘密――说不定是美杜莎的陷阱,但是谁在乎呢?

先生,我今天要给您讲的就是她们的故事,关于东方的缪斯们,还有一个偷窥缪斯面容的年轻人。这个故事好像正应了那句古老的谚语:

“禁果有苦也有甜,总归是高高在上的。”

《03:00AM》

*言语空洞

*没有剧情的记梗大纲

*不严格的“Parallel Universes”设定

*生日快乐。

1

我在凌晨三点的时候惊醒过来。

窗外天还黑着,马路两边五彩的霓虹灯闪烁着。路上有车飞快地驶过,影子在地上旋转着拉长扭曲,变淡消失。我扭头看墙上的挂钟,绿色的电源灯一闪一闪,秒针却像被什么黏住一样直直的指向数字12,不再移动分毫。

“雪白的墙上棱角分明”。

不知道是谁把我放在墙角的两只运动鞋鞋带系在一起了,也许是公交车上的小怪物吧――那是我们这里特有的怪谈。

Starry, starry night

flaming flowers that brightly blaze...

《蛇》

做梦做到头昏脑胀……整理了一些比较完整的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你听见声音了吗,她问。


什么声音?我伸手划掉证明题的倒数第二行,签字笔在手中转个圈。挺安静的啊。


像是蛇的声音……你听,咝咝咝的,怪吓人。


别胡说。我把签字笔往桌上一拍,它扭动两下,笔盖处伸出细细长长的鲜红信子,在空气中抽动两下。


我就没听见什么声音,城市里哪儿来的蛇。我安慰她。


签字笔自顾自地爬走了,一头始终翘着,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。


也是……...

© 白黍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