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黍
视奸用
……密码快忘了orz
下海画画了!
 

《慈悲无量》


这又是何必呢?朔间零稍稍有点困惑了——他很少有困惑的事,这件就显得格外值得注目。他大概也能猜到莲巳的心思,更觉得这样做在那个死脑筋和尚看来应该是没有必要。但是揣度这位的心思实在不是他所喜好,他也就暂且把这点疑惑搁置一边,至于疑惑是否会像雪球般越滚越大,那不在他的顾虑范围内,与其说他懂得控制情绪,倒不如说朔间零少有不知道的事。



 
评论(1)
© 白黍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