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黍
视奸用
……密码快忘了orz
 

《【APH/露中合写】格热力之鸟(2)》

 

*普通人paro,导游x游客

*馒头的前篇戳这里(一)by馒头

*谈天谈地谈人生的一部分,强行点题(不是),私设参考均来自网络与胡扯

 
果然我不修文它就不能看

……我终于摸到电脑了(哭起来

 

(2)by白黍

 

 

那之后的事情似乎变得顺理成章。

 

……好吧,也许没有那么令人愉快,最起码伊万感觉有点挫败——事实上他现在还处在强大的冲击中回不过神来,有点发愣地靠在厨房门口看着王耀麻利地连削了五个土豆的皮。

“嘿,别愣着了伊万?过来搭把手吧!”王耀从炉灶后面抬起头,冲伊万招招手,“厨房用品很齐全嘛,真没看出来你这么大个子,还是个会做饭的……”

后面那句话被伊万选择性的无视掉了。

 

“你们中国人都这么……嗯,自来熟吗?”伊万酝酿了半天,终于没忍住,在切牛肉的间隙问了王耀一句。

王耀瞪大眼睛看着伊万,惊奇地摇摇头:“当然不是,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他没等伊万答话就噗嗤一声笑出来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不过我这人就这么个性格,你这不是也没嫌我烦吗。”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:“我看人很准的,不过就算是我看走了眼,你也打不过我。”

伊万冲着王耀笑了笑,算是默认了他的说法。

王耀看人确实很准,他并不反感王耀的热情,正相反,他在莫斯科一个人生活了这么久,能有个投机的朋友算不得什么坏事,更何况这个朋友厨艺还很不错。

他又低下头去把牛肉切成小小的肉块。

 

王耀倒是闲不住,一边忙活着切西芹一边跟他闲聊:“对了我昨天坐地铁去博物馆……俄罗斯的地铁站都那么高吗?”

“啊?”伊万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王耀的思路。

“就是地铁站啊。”王耀看他一脸疑惑,干脆在衣服下摆抹抹手(看得伊万直皱眉头),伸出手来在空中大幅度比划,“圣彼得堡的地铁站好像顶都很高啊,还都是老式风格,大街上的建筑物反倒都很矮……是俄罗斯的特色还是什么‘圣彼得堡专有’?”

“建筑物矮是因为圣彼得堡建在沼泽地上,而且以前彼得大帝命令普通房屋的高度不能超过皇宫。”伊万愣了一下,总算反应过来,迅速在脑子里回想起以前听过的说法,“地铁站的话……我还真没有留意过。”他又回忆了一下,最终放弃了做无用功。“你的观察力真的很敏锐。”他对王耀赞扬道。

“当然。”王耀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他的夸奖,“画家的职业病,你明白的。”他耸耸肩,继续同案板上的西芹奋战。

 

新话题是伊万挑起来的,这时王耀已经开始翻炒牛肉块儿。

 

“你看起来不像第一次来这里旅游。”伊万说。

王耀有点惊讶:“为什么?我的确是第一次来这里啊。”

伊万笑了笑:“你第一站就去了皇家瓷器博物馆。既然是来旅游的话,我以为你会先去冬宫之类的地方转转……不是所有人都对瓷器感兴趣,尽管这些瓷器是数百年磨练出的精华。”他摇摇头:“事实上,你是这几周来我见过的第一个这么仔细地看每件藏品的外国游客。”

“毕竟我来自中国。”王耀随口开了个玩笑。他想了想,再次开口道:“事实上我早就想来这里了,几年前这里不是还举办过一场名叫”格热力之鸟“的瓷器展览?我猜你一定参加了。”

“那场展览在莫斯科。”伊万耸耸肩,“不过你猜对了,我当时确实在场。”

他抑制不住地翘起嘴角,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我记得昨天你在博物馆里确实很关注那些格热力蓝花瓷。”

“……像是我们中国的青花瓷,不过中国和俄罗斯文化不同,瓷器的风格区别还是很明显的。”王耀愣愣地看了伊万几秒钟,转过头去一边把炒好的牛肉块倒入汤里,一边回答,“这些瓷器总能让我想到俄罗斯雪白大地上流淌的河流。”

 他不敢再去看伊万的眼睛,刚才他一定很失态,天知道他竟然盯着一个男人的笑脸移不开眼。

 

“你的形容很贴切。”伊万没注意到他的异常,转身把土豆倒进锅里,顺手拽了拽脖子上的围巾。他惊讶于刚刚结识的王耀对这些瓷器的理解几乎与自己分毫不差。

 知己难求,伊万再一次想起这句话。

 

“事实上我最喜欢的部分是格热力的蓝鸟。”伊万与王耀并肩站在炉灶前等待牛肉出锅的时候,再一次漫无目的地开口。“白色背景上的蓝鸟。蓝鸟是人心中的幻想,可望而不可即。因此人们在追求它。”*

 

王耀迟迟没有答话。他沉默地站在一边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

伊万听他迟迟没有答复,疑惑地转过头去,此刻王耀正好也转过头来看他,两人的目光一下撞在一起。这时锅里的牛肉咕嘟咕嘟翻滚开,热气升腾上来,模糊了两个人的脸。

他听到王耀隔着雾气开口,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:“你的蓝鸟是什么?”

王耀问他。

 

“你心中的幻想是什么?你在追求什么?”他又问。伊万在氤氲的雾气中清晰地看见他的眼睛,琥珀色的瞳仁里闪着奇妙的光。

 

见鬼了,伊万想。他的心跳刚刚好像漏跳了一拍,这会要人命的。

TBC.

*鸟不是简单的形象。在今天它有更加深刻的意义。蓝鸟是幻想,可望而不可即。因此人们在追求它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——苏霍鲁科夫

 

 @发笑馒头不是发酵  我终于发了(窒息

 
评论
热度(10)
© 白黍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