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黍
视奸用
……密码快忘了orz
 

《【盾冬】亘古不变》

*漫画设定,混杂一点电影梗,中心思想可能是体操和队长,我脑子有坑。

*日常谈话和嘴炮,笑点跑到了北冰洋,没有文笔,大量的ooc。有虫请告诉我,十分感谢!

*虽然打了盾冬Tag但是比起Steve×Bucky更像Steve&Bucky……并没有看出什么cp向orz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 “嘿史蒂夫!”巴奇兴冲冲地推开训练室的门,“托尼叫你下午――”

     他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 他推开门的时候史蒂夫正在训练室另一头抓着高低杠做引体向上。就在巴奇推开门的同时,美国队长向这边看了一眼,紧接着双手一使力,在单杠上做了一个标准且完美的向后大回环,蹬着一侧的墙壁凌空跃起,在空中720度转体之后他双手撑地,就着反作用力侧身向上弹起,连做三个空翻之后稳稳落在巴奇面前,甩了甩自己汗湿的头发。

     “嗨,巴奇。”他露出一个微笑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 操。

     巴奇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。“是啊,当然有事。”他干巴巴地说,“这可是大事。托尼叫你下午过去,他打算跟你讨论一下关于你参加奥运会的问题,为国争光,你知道的,队长。”

     史蒂夫看着他。

     “好吧。”巴奇最终缴械投降。“没什么大事,托尼找你下午去实验室试验一下新装备。”他冲史蒂夫眨眨眼,“说真的,不考虑一下参加奥运会吗,美国体操队长?”

     “不。”史蒂夫拒绝的很干脆,“太忙了。”我好不容易才有一天假期,还是随时有可能中断的一天假期。他在心里叹着气补充。

     巴奇很意外地扭头看他一眼:“史蒂夫,别告诉我你真的考虑过?”

    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,承认道:“是啊,我真的考虑过。那时候我还是个小个子呢。”他摊开自己的手,凝视着手掌中间交错的纹路,“后来战争爆发了,奥运会也停办了。”这次他真的叹了口气,而不是在心里。

     “运动比赛总能令所有人热血沸腾。”巴奇站在一边发表评论,“真可惜我没跟小个子的你相处过。”他兴致勃勃地伸出手在自己面前比划:“说不定你那时候比我还矮。”

     史蒂夫则转过身去冲他微笑:“那时候你还是个小鬼呢,巴奇。就算我还是个瘦弱的小个子也不会比你矮的。”

     “但是我现在不是小鬼了,史蒂夫。来打个赌吗?我打赌你那时候比现在的我要矮上大半头。”

     “我打赌你偷偷在博物馆同那时候的我比过身高。”史蒂夫挑起一边眉毛。

     “你赢了。”巴奇很干脆地承认,紧接着又抱怨几句,“说真的,队长,你够无趣。”

     “我觉得我并不缺乏幽默感,巴奇。你每次叫我‘队长’的时候讽刺意味都很强,我能听出来。”

     “嘿!别这么无情,队长。”巴奇抱起胳膊,学着史蒂夫的样子把眉毛挑得高高的,“‘队长’这个词的作用并不只有调侃,同你并肩作战的时候我也叫你队长――不带任何开玩笑的意味。你领导我,而我心甘情愿地叫你队长,这些都来源于我对你的了解与信任。事实上这么多年来只有一段时间内我见到你的时候不叫你‘队长’,但我想那段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。如果你介意我的玩笑,我很抱歉。”他想了想,又微笑起来,补充道:“我猜是我太敏感,如果你介意,我早该知道的。”

    “我当然不介意!”史蒂夫有点窘迫,“我猜我也该说声抱歉?说真的我并没有要生气的意思……只是随口一提罢了。”他有点后悔,他知道巴奇内心多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*,他们刚见面的时候他就注意到这一点,但在七十年后巴奇却好像不再注重这些,他的性格习惯同从前几乎一模一样,但有些细微的东西变得不同了,例如他不再大声反驳别人对他的误解,史蒂夫很难评判这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 但他依然会反驳史蒂夫,他在意史蒂夫对他的看法。

     这个认知令史蒂夫感到十分欣喜。

     巴奇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。“很多事情都在变,史蒂夫。”他开口,“在我小时候我很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,我希望别人喜欢我。但是那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,很多时候我无法操控别人的思想,即使我为神盾局效力了这么久,很多特工依然认为我是个没有感情的冷血杀手,改变这种想法比出任务困难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 他耸耸肩笑起来:“别摇头,史蒂夫。你比我更清楚这些。况且只是别人的看法而已,我经历过太多糟糕的事了,不会有什么更糟糕的了。”

     ――只要你的看法不像别人那样就好。他没有说出这句话,他相信史蒂夫听懂了。

     史蒂夫的确听懂了。他拍拍巴奇的肩:“那就去做点不那么糟糕的事。去喝杯咖啡吗?”

     巴奇冲他吹声口哨:“想好怎么过一个充实而有趣的假期了?”

     史蒂夫哭笑不得:“只有一天,巴奇。”他有点犹豫地说:“去喝杯咖啡,之后去美术馆?我听说今天有场画展……”

     “哇,听起来真令人兴奋。”巴奇冲他翻个白眼,“不过一切听你的,大玩儿家。”

     “我希望你能记得你应该稍微尊重年长者一点儿。”史蒂夫抱怨道,但他很快微笑起来,伸出手揽住巴奇的肩,同他一起向门外走去。很多年前他经常这么做,那时候巴奇还是个比他矮上一大截的孩子,而他现在几乎与他齐平,有着宽阔的胸膛与坚实的臂膀。

     很多事都在变,史蒂夫想。但他仍能像现在这样享受此刻的欢愉。总有些东西是永远不变的,那些东西同他们一样,固执地扎根于时间的滚滚洪流中,大声嘲笑着七十年来的风雪交加。

-FIN-

*写文章的原动力……因为看古早漫里巴奇不太喜欢别人对他有不好的看法?但是七十年后就给人一种“老子够叼了不需要理会你们的看法”的感觉(没有这种奇怪的形容),于是稍微脑补(过度解读)了一下。

稍微修了一下……感谢阅读!

 
评论
热度(12)
© 白黍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