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黍
视奸用
……密码快忘了orz
 

《[Dickdami]临死前应当想些什么》

-别看名字起成这样,它其实是篇EG……全篇内涵是谈恋爱,欺负桶哥。

-HP设定,很多ooc,而且很短,有虫不要打我。

-其实是141无差,但是lo是个1all,顺便,带一点(看不出来的)KT和超蝠玩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1

“人在临死前想到的都是自己最爱的东西。”迪克捧着本旧书,对着提姆念上面的内容。

“听起来真扯……你从哪儿找来这书?”提姆问他。

“图书馆。”

提姆震惊地问:“图书馆还有这种书?”

“你想拿去看一看吗?”迪克问他。

“不,谢谢你。”

2

“其实我觉得这书说的挺中肯。”迪克沉默了一会儿后说。

“向作者表示感谢,然后忘掉它吧。”提姆也沉默了一会儿,之后给出一个更加中肯的建议。

迪克点点头:“而且我很好奇小D会想到什么。”

“不要去问他。”提姆迅速坐直了身子,警告自己跃跃欲试的大哥,“我不希望明天一早看到你的尸体浮在湖里。”

“嘿!”迪克抗议道。

3

“不要去试着问他这个问题。”当他们肩并肩走向餐厅时,提姆再一次警告迪克,“这种问题太无聊了,就像女生问‘我和你妈掉进水里你先救谁’一样。”

“星火没问过我这种问题啊。”迪克疑惑地说。

“……”

“芭芭拉也没问过,还有……”

提姆跳起来一把捂住了他的嘴。

“我改主意了。”他恶狠狠地说,“你去问吧,我会帮你把这个问题问得像红头罩的头罩一样圆滑。”

从旁边路过的杰森:……???

4

“你没必要那么担心我。”迪克说,“如果你真的很担心的话,我可以在那之前喝一点福灵剂。”

“那你至少得喝一瓶。”提姆立马说,“虽然那玩意儿喝多有害。”

“嘿!”迪克又一次抗议道。

5

“我没必要这么迫不及待地跑去问问题。”迪克想了想,对提姆说。

“真有耐心。”提姆讽刺地说。

“我们可以聊聊别的话题。”迪克毫不在意。他露出一个暧昧的笑,凑近提姆,问道:“不如说说看你会想起谁,提米?”

提姆的耳朵迅速地涨红了。

“你真是……”他抱怨道,“你这么八卦布鲁斯知道吗?”

“嗯哼。”迪克说。

6

“你今天一整天都心神不定的。”杰森在变形课堂上对迪克说。

“是吗?”迪克问。他正挥舞着魔杖,试图把面前的乌龟变成一个打火匣。他尝试了好几次,每次乌龟都只是动了动,冒出一股白烟。

“有。”杰森肯定地说,“你今天不是和提姆混在一起聊天就是坐在一边盯着自己的魔杖傻笑――”

“别在我施咒的时候打扰我!”迪克冲他大叫。他挥动魔杖,一道蓝色的光射在乌龟身上,爆出刺眼的金色火花。乌龟晃动一下,啪的一声变成了一把武士刀。

“很精彩的表演,格雷森先生。”变形课教授维瓦尔第先生拍着手走过来,“不过很可惜,零分。”

迪克呻吟一声,挫败地低下头。

7

“我受够了。”吃午餐的时候迪克宣布,“我太好奇了,我不能忍受。”

“所以你为什么不直接去问问看?”沃利坐在他身边嚼着馅饼,“说真的,哥们,你现在的表现就像个鼓起勇气想要去告白还害怕被拒绝的小姑娘。就是问个问题嘛,爱就大声说出来。”

“说起来,你想要去问哪个姑娘?”他又问。

“呃……”迪克有点尴尬,“不是姑娘,是我弟弟。”

“你说真的?”沃利看上去惊讶极了。他好心地提醒:“提姆有主了,我以为你知道?”

迪克感觉自己尴尬症要犯了:“……不是提姆,是达米安。”

“……”沃利沉默了一会儿,张张嘴,最后他真诚地对迪克说:“祝你好运,兄弟。”

谢谢啊。

8

布鲁斯后来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。

难道家里就没有一个直男了吗?

被莫名其妙带上的杰森:……???

9

沃利毕竟是迪克的好哥们,此刻他正在认真地给迪克提建议。

“用一个遗忘咒怎么样?”他问。

“算了吧。”迪克沮丧地否定了这个建议,“达米擅长这个,而我控制不好强度。”

“都开始叫昵称了。”沃利说。

迪克假装没听见:“我觉得你们都太夸张了,达米应该不会对我做什么,他顶多啧一声然后嘲笑我,这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们都碰见过。”

“哇哦。”沃利说。

迪克继续假装没听见:“我主要是担心他不会说实话,他的脾气,嗯哼。”

沃利思考了一会儿。“你觉得几滴吐真剂怎么样?”他问,“你可以晚餐时候加在他的南瓜汁里。”

10

迪克思考了一会儿。

“我不确定这可行。”他迟疑地说,“你知道,达米从不喝南瓜汁,他总是用一个随身携带的小酒壶――”

“天啊,你紧张到跳戏了。”沃利感叹,“我们没有这个设定。”

11

迪克不是第一次去魔药课教授的办公室偷药剂了,他轻车熟路地摸进地下室,确定没人在后用魔杖敲敲门,熟练地把门反锁。

他很容易就找到了装吐真剂的细长小药瓶,他拧开盖子,向带来的空瓶子里倒进一点。只需要几滴,这没什么,他告诉自己。

然后他就看到了隔壁架子上放着的一瓶爱情药剂,这次他用了好大的决心才说服自己不要去拿它。

用魔法维持的爱情太虚幻了,他想,但是换言之爱也是一种魔法。

但我们也不能说魔法就是爱。他又想,尽管它们有着相同的原理。

12

迪克一生中尴尬的次数有很多,芭芭拉和星火见面算一次,他失手把杰森的头罩图案变成花花公子封面算一次,他撞破布鲁斯和克拉克做爱算一次,撞见提姆和康纳接吻又算一次……

但他现在更加尴尬。他终于下定决心将吐真剂滴在达米安的杯子里,刚倒了一滴就听见身后传来达米安的声音:“你在干什么,格雷森?”

迪克傻笑着转过身,看着达米安冷静地拿过自己的杯子,毫不留情地直接倒掉。

“今天晚上,在公共休息室里,我们可以谈谈这个问题。”达米安冷酷地说,“我允许你先考虑一下说辞,等我做完魔药课作业之后再解释。”

13

迪克不得不对达米安坦白。

“你费了这么大劲就是想问我这个问题?”达米安问他,“说真的,你问我临死前会想到谁?”

迪克沉默着不说话。

“这个问题太无聊了,格雷森。”达米安低下头在羊皮纸上沙沙地写,“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死前细细思考自己的一生的,即使能够这么做,又如何才能预见?什么才是答案?如果我死于睡梦中呢?”

“这个命题原本就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。”他干脆地下了定论。

“你太学术了,小D。”迪克叹了口气,“有些事情不一定必须得出一个确定的唯一答案。”

“在我杯子里倒吐真剂的人这么说。”达米安啧了一声,毫不示弱地抬起头来与他对视。

迪克沉默着注视达米安的双眼。问题与问题,答案与答案都是不同的。他很想这么说,但最终没有开口。

他只是沉默地看着达米安,余光扫过他黑色长袍上的学院纹章和隐藏在长袍下烫金的“韦恩”字样。

也许有一天他会明白的,迪克这么告诉自己。在那之前,他就只是这么看着达米安。壁炉中的木柴还在劈啪作响。

-FIN-

不我开玩笑的!!!还有一节!!!我舍不得虐他俩(……)

14

“……也许我会想到你,如果我临死前有的可想,我可能会想起你。”达米安又沉默了一会,不情不愿地开口,“顺便让一让,你挡住光了。”

“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,格雷森。现在能把你脸上傻兮兮的笑容收一收,然后从壁炉边挪开吗?我还有篇十二英寸的魔药课论文没交呢。”

真-FIN-

 
评论(10)
热度(38)
© 白黍/Powered by LOFTER